说一个我的真实经历。

我接诊过一个女大学生。

得知需要检查肛门,她有些局促。

因此,为了避免尴尬,我选择了让女医生给病人检查,自己则从旁指导。

那次是我值班,刚好是周末,很多门诊不开。

因此,病人都挤到急诊来。

其中有两个女生,是本地大学的大学生。

一个是病人,另一个是陪同前来的室友。

病人说口腔溃疡,希望我能开些药让她快点好起来,后天还有歌唱比赛,不能因为这个影响了发挥。

我当时忙得焦头烂额。

各种腹痛、胸痛病人一大堆。

底下也只有一个实习医生跟着。

实在没精力处理她的口腔溃疡。

我让她自己到外面买些西瓜霜之类的东西喷喷就好了。

而且这也不是急症,也没必要来急诊的。

她说口腔科不开诊,否则就不会来急诊了。

看她一脸着急的样子,我知道无法说服她离开急诊室了,甚至还可能纠缠不清,耗费更多时间,得不偿失。

我问她是不是溃疡痛得很厉害,准备给她开些漱口液,让她带回去做口腔清洁护理就算了。

口腔溃疡是这样的,痛个七八天就自己痊愈了,没什么大不了,更死不了人。

让我感到意外的是,她跟我说,溃疡不疼痛,只是有些不舒服。

如果不是为了参加歌唱比赛,也不会特意跑来急诊了。

而且之前她在药店买过漱口水了,也用过西瓜霜等,效果都不好,溃疡都快两星期了,还不见好。

这就奇怪了。

是不是上火了,我旁边的实习医生跟着嘀咕了一句。

接着她也眉飞色舞地跟病人分享着自己的经历,说哪家店的凉茶好使,喝两天就好了等。

病人说凉茶也喝了很多,也不管用。

实习医生想再分享一些经验,我赶紧制止了她。

病人不是上火,哪有上火的口腔溃疡不痛的啊,我自己上火是烂舌头都痛得要命。

再说,我们的教科书也没有「上火」这个诊断啊。

当然,后面这句话我是很小声跟她说的,病人估计听不到。

我检查了病人的口腔,发现她下唇内部、上腭都有一些椭圆形的红色糜烂面,部分是溃疡。

最大的有差不多 1cm,看起来样子挺吓人的。

也难怪她说会影响唱歌。

这么大的溃疡,不痛吗?

我都不敢相信。

病人说刚开始是有点疼痛,但很快就没感觉了,主要是自己能感觉到有溃疡面,有异物感,说话唱歌都会不大自在。

我陷入了短暂的沉思,想给她开点什么药,一时没有了主意。

因为这种口腔溃疡不寻常,首先是面积大,其次不疼痛,持续时间又长。

我大脑快速飞转,想到了几种可能性。

但因为没证据,加上不属于急症,我想还是让病人明天再去口腔科看清楚一些算了,我不擅长。

这时候,实习医生冷不防冒出了一句,这个跟之前那个艾滋病病人的口腔溃疡很像啊。

我一脸汗。

艾滋病这几个字,怎么能够当着病人及其朋友的面说出来。

但在病人面前我又不好责怪实习医生,只好跟着说这不一定就是艾滋病,口腔溃疡的病因多了去了。

真菌感染、病毒感染、自身免疫性疾病等都会引起。

很明显,我的话没起到安慰作用。

病人脸色大变,随即很不客气地说,怎么可能是艾滋病呢?

她室友也帮腔,说什么饭可以乱吃、话不能乱说之类的,医生不经意一句话是会吓死病人的。

显然,她不满意实习医生刚刚那句话。

我心里也在抱怨,这小姑娘也真是的,说话不经大脑。

艾滋病是个很特殊的性传播疾病,基本上所有病人都很抵抗自己跟艾滋病扯上关系,尤其是在有外人的情况下。

即便病人真的有艾滋病,那也万万不能让无关的第三者知道的。

病人的室友就是个无关的第三者。

也难怪病人这么生气。

实习医生嘟囔了句,说只是有点像而已,又没有说一定是。

估计她自己心里也不痛快。

但实习医生所说的,恰好也是我担心的。

本着不想多惹麻烦的心态,我给病人开了些漱口水和维生素等,然后叮嘱她过两天如果不好,就来口腔科再好好看看,说不定要做些检查。

但病人不乐意,说要做什么检查今天都可以做,明天就来不及了。

她指的是歌唱比赛这件事。

她还是希望我能够检查清楚一些,不要推到明天后天的口腔科了,该用什么药就用什么药,能缓解一些是一些。

这些漱口水会有帮助的,我告诉她。

她说用了好几个牌子的漱口水了,帮助不大,还是得做检查,抽血什么的都愿意配合。

既然如此,我也不多费口舌了,先抽血,把常规一套查了。

另外,我让实习医生把病人室友请出诊室,同时安抚一下外面的病人。

然后我单独问病人,准备速战速决。

我问她,有没有不洁性行为史。

她不懂什么叫不洁性行为。

我给她解释,就是跟一些可能患有性传播疾病(包括艾滋病、梅毒、尖锐湿疣等)的人发生了性行为,比如无保护措施的一夜情等。

如果是男性的话,还包括嫖娼等。

我尽可能说得委婉一些。

她直截了当回复我,没有。

我又问她,那有没有男朋友?有没有性生活?

她犹豫了一下,说有。

我继续问,每次性生活都有保护措施吗,戴安全套吗。

她有些不理解,问我问这个干吗,对治疗口腔溃疡有什么帮助吗。

我坦诚地告诉她,这种口腔溃疡不像普通的口腔溃疡。

普通的,最常见的口腔溃疡,叫作复发性阿弗他溃疡,也叫复发性口腔溃疡、复发性口疮等,我们几乎每个人都发生过。

但这种口腔溃疡的特点是有很明显的灼痛感,碰不得,一般也就十天八天就自己恢复了,很少超过两个星期的。

她的口腔溃疡已经两个星期了,远远没有要恢复的迹象。

更关键的是,一点都不痛,这就说明它不是普通的溃疡、炎症。

这种口腔溃疡,我能联想到的疾病有好几个。

一个就是刚刚实习医生提到的艾滋病,另一个是口腔结核。

还有一个白塞病或者其他自身免疫方面疾病,都不是什么好病。

其中最危险的就是艾滋病。

我一席话,听得她目瞪口呆。

艾滋病多数是性传播而来,所以我要问清楚她到底有没有无保护的性行为。

其实不管她怎么回答我,我都决定给她检查艾滋病抗体了,因为病史不总是可靠的。

她嗫嗫嚅嚅,说有过两次没有戴安全套的。

就两次,其他的没有了。

而且都是在受孕安全期进行的。

既然如此,那艾滋病抗体咱们就得查,如果结果是阴性的话,最快是下午就可以出来结果了。如果结果是阳性的话,那就另当别论。

我说不能排除她男朋友有问题,然后经过性接触传染给了她。

她不明白,说她男朋友很干净啊,怎么可能有艾滋病呢?

也没症状啊,一切都好好的。

我郑重地告诉她,所有艾滋病病人,在刚感染病毒的前几年都是没有明显症状的,那叫作无症状期。

根本不能通过有无症状,来判断一个人是不是艾滋病病人。

只有到了疾病的后期,由于身体免疫力的低下,各种病毒、细菌都会趁虚而入,会有各种感染发生,包括口腔感染、肺部感染、消化系统感染等。

听了这话,登时她脸色煞白。

我意识到这句话可能吓到她了,赶紧改口,说我只是常规排除艾滋病而已,不一定是。

也就在这时,我又想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。

那就是:病人第一次无保护性行为是什么时候发生的?

我叮嘱她,要好好想想,据实说。

她嘴唇有些震颤,说大概是几个月前。

听了这个答案,我总算松了口气。

「那你应该不是艾滋病。」我告诉她。

一个人感染艾滋病病毒(HIV)后,首先会经历一个急性期,大概会持续 2-4 周时间,这段时间内会有发热、头痛、恶心、呕吐、腹泻、关节痛、皮疹、淋巴结肿大等情况,但不应该出现这么明显的口腔溃疡。

过了急性期,进入无症状期,这个阶段会持续好几年时间,然后才进入真正的艾滋病阶段,身体机能彻底崩溃,包括严重的口腔溃疡。

如果病人只是几个月前发生了无保护性行为,即便可能感染了艾滋病病毒,现在顶多也是处于无症状期,还不至于出现这么明显的口腔溃疡。

经过我一番解释,她眼神终于焕发了光彩。

我也有些抱歉,是我病史问得不够详细,才让她这几分钟时间如坐针毡、惶恐不安。

如果我早一些问清楚相关问题,也就不会往艾滋病这边靠拢了。

但如果不是艾滋病,那又是什么原因导致她这么严重的口腔溃疡呢?

难道是口腔结核、白塞病、梅毒?

这些病我都遇到过,回想起来仍心有余悸。

艾滋病和梅毒都是性传播疾病,都有可能导致病人口腔溃疡。

尤其是梅毒,感染梅毒螺旋体后,病人会出现皮疹,而且口腔、鼻腔、生殖器黏膜等都会有糜烂、溃疡等。

尤其是生殖器,会出现硬下疳。

所谓的硬下疳,指的就是生殖器黏膜的溃疡,并且这种溃疡是无痛性的,口腔的溃疡也是无痛的。

更关键的是,病人刚刚说了,几个月前有第一次的无保护性接触。

假设对方是有梅毒的,那就完全可能因此而感染了梅毒,从时间上来说,说得通。

从时间上、临床表现上来看,似乎说得通。

但看病不是仅仅依靠这点时间线和症状就可以的,我必须拿到更准确的资料,才不至于再次出错。

毕竟我刚刚已经怀疑人家是艾滋病了,结果应该不是。

这回再怀疑人家有梅毒,如果还搞错,那脸往哪搁。

面子事小,万一病人不乐意了,发脾气闹事那就棘手。

病人心有余悸,问我那会是什么原因导致她的口腔溃疡呢,有没有特效药。

老实说,除了上述几种可能性,我想不到其他的了。

我是个急诊科医生啊,不是全能的,口腔科的疾病我只是涉猎而已。

我把实习医生叫进来,说要给病人做妇科方面的检查。

实习医生很积极,转头就说去打电话找妇科。

我喊住她,不用了,我们俩一起给病人看一眼就行,关上门。

我跟实习医生解释,病人的情况不符合艾滋病,但不能排除梅毒、白塞病等,尤其是白塞病。

白塞病是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,也叫口-眼-生殖器病。

因为病人多表现为反复的严重口腔溃疡、眼部损害、生殖器溃疡这三个病变,如果一个病人同时有上述两种以上病变,就要警惕这个病。

大概 70% 的白塞病患者会有生殖器溃疡,女性患者的生殖器溃疡多见于大阴唇、小阴唇和肛门周围。

多数病人有疼痛,也有不疼痛的。

如果病人不仔细看,可能会看漏。

实习医生明白我的意思,辅助病人躺检查床上,脱了裤子。

病人没抵触,比较配合。

同时她也告诉我们,下面没有溃疡,问我们是不是一定要检查。

我看她神色有些不自然,不知道是想隐瞒什么,还是单纯不好意思。

我说看一眼会比较放心,有时候肛门周围会看漏的。

其实我迫切想知道,病人到底有无硬下疳。

如果有硬下疳,那就铁定是梅毒了。

恰好白塞病也会有生殖器溃疡,正好一举双得,看一眼,能明确两个病。

实习医生也是女孩子,为了避免病人尴尬,我让她给病人检查,我只是从旁指导。

其实很简单,就是看一遍生殖器和肛门周围到底有没有长溃疡。

结果是好的,正如病人所说,前后都没发现明显病变。

既然如此,病人不大可能是梅毒或者白塞病了。

我也算尽力了,找不到病因,还是先简单处理,让病人到口腔科继续看吧。

说不定就是一个普通的口腔溃疡,只不过我大惊小怪罢了。

但就在我们都松了一口的时候。

突然,我看到了一个极易被忽视的小肿块!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